澳大利亚超市同等售价的鲜奶 为何出口到中国价格相差一半

乐百家官方网站

2018-11-06

  目前在绿地G-Super,Norco鲜奶会员价每升为元。 而在澳大利亚超市,与Norco同等售价且同样出口中国的某品牌鲜奶,其在中国每升售价却始终处于50元以上高位。

  消费需求升级,已经引发进口采购商模式之变。

  消费者对新鲜和品质的需求,直接触动“直采”革命。 地产企业绿地于2014年开启进口商贸转型之路,其以进口商品销售为主营的G-Super绿地全球商品直销中心,现已在全国开业53家。

金璐告诉记者,一瓶全程依赖冷链的进口鲜奶,经不起分销、代理商层层环节一次又一次地进出仓库和装卸货。 “这迫使我们想方设法缩短供应链,力争产品从海外工厂直接抵达G-Super门店,以使冷链物流不致脱节,最大程度确保鲜奶品质。

目前,绿地商贸的‘直采’比例已接近10%。

”  而这项“直采”革命最大的附加效应,在于好货不贵了。

  譬如,绿地商贸已同总部位于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利斯摩的乳企Norco签订了鲜奶供应协议,后者通过全程冷链物流,每年可向中国消费者输送2000万升鲜奶。 目前在绿地G-Super,Norco鲜奶会员价每升为元。 而在澳大利亚超市,与Norco同等售价且同样出口中国的某品牌鲜奶,其在中国每升售价却始终处于50元以上高位。 而两者区别,只在“直采”与否。

  如今,令进口采购商们无比亢奋又倍感压力的,无疑是对产地货源的争夺。

谁拥有更多货源,谁便更有望获得这个不断追逐变化的市场之青睐。

硝烟已四起,进口采购界正在开展速度的较量。

2014年,绿地商贸试水同韩国济州省政府合作海鲜、预包装食品和饮用水进口,但迄今,绿地商贸已同五大洲几乎所有水果、肉类、奶制品等生鲜协会建立了合作。 一系列动作紧锣密鼓,容不得片刻耽误。

去年底,绿地商贸与越南政府签署5亿美元农产品进口协议。

今年上半年,仅越南火龙果采购规模就已达1万吨。 此外,越南柚子、菠萝蜜,及以色列、菲律宾水果的进口事宜也已全面开启。 今年7月上旬,绿地商贸又与土耳其迅速签订1亿美元商品采购意向,成功引入土耳其橄榄油和果干,土耳其樱桃正在待选之列。 同期,全球肉类巨头JBS集团、挪威三文鱼养殖集团等外商也抓紧与绿地商贸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  这场货源比拼中,一个不容忽视的苗头是:资本的力量成为控制货源的砝码,在海鲜、葡萄酒等领域尤甚。

杜震透露,中国公司直接买下加拿大象拔蚌养殖场或澳大利亚野生鲍鱼捕捞配额的情况并不少见。   而有望成为后起之秀的新兴市场的,同样在进口采购商布局之列,决定他们是否果断“下手”的因素,取决于我国准入的进一步放开和关税调整。

“譬如,我们非常看好洪都拉斯海鲜的品质,但目前关税门槛还相对较高;再如,俄罗斯的帝王蟹存活率较高且肉质鲜美,距离中国也更近,我们期待开放政策的进一步放开,让价廉物美的俄罗斯帝王蟹,来取代路途遥远的挪威、智利等地同类产品……”杜震说。   大势难挡。 进口商品正以前所未有的平价和丰富,渗透、改变着我们的每个人的生活。 处在中国从“世界工厂”变身“全球超市”的潮流中,无人淡定,也无人再能置身事外。

因为谁都是受益者。